平凡之中不平凡
關於部落格
  • 3791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《東坡肉》地點一:樹幹上

地點一:樹幹上
 
春天是個歪歪的季節,伴隨著即將到來的雨季,近幾日的早晨都飄散著毛毛細雨,風一吹過就能越過雨傘的防衛沾濕衣褲,帶來一點詩情畫意,也帶來一點握糟!踩到水坑了!
 
撐著傘,蘇東、不對,肖東坡走在校園的柏油路上,滴滴答答的雨珠落在傘上,讓校園裡閒晃的人群清減許多,同時也讓早8的課減少了30%的出席率。
 
可惜東坡的缺席coda(日文,扣達,限額的意思)已用完,否則他肯定會心悅臣服的替30%加1、按讚,畢竟這微涼好眠時期的束縛能of棉被,可是強大到讓無數人丟失了他們的分數。
 
可惡啊~早知道今天會下雨,上禮拜就不翹課了,真煩!為什麼當初要點早8的課?為什麼當初會以為上了大學還能跟高中一樣早起?三個月前的自己真是好傻、好天真~o(TωT)o
 
哀怨的嘆氣,東坡瞄了眼手錶,略感不妙的加快速度,為了買豐盛的早餐慶祝自己戰勝了棉被˙束縛能帝,他貌似快要遲到了。
 
這堂早8的課,會在鐘聲響起立馬點名啊!老師,求求你別拋下我~(QДQ)~~Э(紫薇手,就偏偏不用爾康!)
 
距離上課用的大樓約500公尺,距離鐘聲響起約5分鐘,依照東坡目前每秒前近兩公尺的速度,安全上壘那是妥妥的,說不定還能搶個靠後、靠走廊的好位子。
 
為了擁有不與老師死目對望的好位子,即使雨勢逐漸變大,東坡依舊維持著遠超過雨中漫步──要淋到妳了再靠過來一點,沒關係你才都濕了──的情侶們的速度。
 
當目標大樓出現在眼前時,東坡呼出一口長氣,放慢了有僵硬的腳步,順便調適有點喘的呼吸。
 
哈呼、哈呼~(●*°Д°*)=3
 
東坡就讀的學校雖然不在山上,但卻種了很多樹木,弄得整個校園根森林公園一樣,美其名是說為了讓總是用眼過度的學生,能生活在充滿綠色植物的環境中,呼吸芬多精抒解學習壓力,但自從校園八卦版出現了一個匿名帖後,學生們對於這些每天替他們遮風、避雨、擋太陽的大樹們表示:呵呵~
 
帖子的內容是這樣的,在某個月光明媚、視野清晰的夜晚,樓主不小心偷看到學校某高層人士跟學校某高層人士的秘書,在樹林裡這樣那樣、哈斯哈斯,不要在這裡啦~呵呵,寶貝妳不就喜歡刺激點的嘛~你討厭啦~放心,我會讓妳捨不得離開這棵樹的,啊~太快了~不快不快,我再快點,啊啊~好棒!不要停~不停不停,就算妳喊停我也不停,快不行了~不行了~嗷嗷嗷~去了!
 
嗯,樓主同學表示他絕對不是故意要偷看的,只是路過時不小心被某顆折射了月光的小禿頭給閃了眼,以為樹林中有什麼前人遺落的祕寶,好奇地想要一探究竟,沒想到卻不小心目擊了案發現場。
 
雖然有點傷眼,但樓主同學表示,他必須給小禿頭按個讚,年紀一大把了,還能堅持到讓他蹲的腳有點酸,是該鼓勵鼓勵,所以在小禿頭結束一回合後,樓主同學果斷地從小樹叢中站起,用力將雙手手掌碰撞在一起好幾次。
 
校長,您真是全校男人學習的好榜樣!寶刀未老,雄壯威武!我以你為榮!─=≡Σ((( つ><)つ
 
讚完,撒腿就跑。
 
當天晚上,校園八卦版差點因為一個匿名帖而當掉,而校長在樓主同學好心的將小禿頭這個太過醒目的特徵給掩蓋下,並沒有被人發現他就是帖子裡的那位森林戰士。
 
望著棵棵參天的大樹,東坡回想起那個至今仍然被八卦版置頂的帖子,眼神瞬間變得有些迷茫。
 
系統提示:東坡歪歪ing
 
細雨持續的下著,落在柏油路上的雨珠因為重力加速度的衝擊而反彈起,濺濕了東坡的鞋子與褲管。
 
"啾嗶!啾嗶!啾嗶!"自口袋中突然響起的提醒鈴聲,喚回了東坡的原本恍神的意識,看著自己不知不覺中走近的粗壯樹幹,東坡不禁笑著搖搖頭,連帶伸出手拍了拍樹幹。
 
要是沒回神而直接撞樹可就糗大了,幸好沒被人看到自己像被樹幹招魂似的傻樣。ヾ(>ε<`*)
 
「同學,身體不舒服嗎?」
 
順著身後的聲音回頭,東坡先是看見一雙黑皮鞋,黑色西裝褲包住的雙腳,嗯~腳還挺長,金屬灰的皮帶扣跟黑色皮帶,淺藍色紮進西裝褲裡的短袖襯衫,膚色偏白但還算有結實的手臂,一手拿著放筆電用的提包,有喉結的脖子,乾淨的尖下巴,帶著咖啡紅的微薄雙唇,目測約有60度的鼻子,深咖啡色的眼瞳還帶雙眼皮,濃密的眉毛,黑亮的頭髮。
 
注意、注意!前方出現一位文學條件不錯男,初步判斷可能是位老師。
 
「沒事。」
 
為避免被詢問沒事幹嘛拍樹幹啊同學,東坡急忙從距離柏油路約三公尺的樹林裡走出,當有些進水的右腳即將踩上柏油路面時,視線卻突然被拉遠。
 
那啥,柏油路你去哪啊?(σ゚д゚)σ… … …___
 
「啊、痛~」背部受到硬物撞擊,東坡發現自己不知為何又回到樹林裡,攻擊他的則是剛才深情對望過的樹幹。
 
樹幹你好,樹幹你有事嗎?ヽ(´OдO`)
 
「痛嗎?」將人抓了往樹幹丟的文學條件不錯可能是老師男,藉著腳長的優勢,俯視著因痛而皺臉的東坡。
 
「你幹嘛啊!我有課快遲到了!」將手抵在對方的胸前,反正都是男的也不用擔心會摸到什麼不該摸的,東坡準備施力將障礙物推開。
 
早8的課,請你等等我!(QДQ)~~Э
 
「我幹嘛?當然是~幹、你、了。」文學條件不錯可能是老師男突然邪魅的一笑(OOC了吧你!),將東坡放在他胸口上的手,抓過頭頂壓在粗糙的樹幹上,低頭吻住粉嫩柔軟的雙唇。
 
「啥嗚!嗚嗚嗯~!?」被、為什麼被吻了啊!Σ(OДO ;)!?
 
軟熱的、不是自家的舌頭在雙唇的縫隙間來回舔過,接著輕易的闖入民宅,從容抬起不知該放哪的東坡舌(品種加部位等於專有名詞,舉例來說:牛舌,懂唄?),讓其半抬在空中,方便文學條件不錯可能是老師男可以繞著圈圈舔。
 
為了提升閱讀的流暢性,以下將文學條件不錯可能是老師男,簡稱為男人。(是有沒有這麼懶的想名字?)。
 
因為還沒吃早餐,東坡嘴(解釋同上)充滿了早晨梳洗過後的薄荷氣味,讓男人很是滿意,進而更加熱情的舔弄著東坡舌,同時空著的手也從上衣下擺鑽進,微涼的掌心貼上溫熱的東坡肉,引起東坡反射性的想要後縮,卻被樹幹擋住。
 
胸前的東坡粒被男人緊緊夾在指縫中,沒給半點喘息的時間,男人刻意用較為突出的指關節處磨蹭敏感的肉粒,讓東坡忍不住叫出聲來。
 
「啊嗯!不、不嗯~」
 
又痛又麻的感覺從東坡粒蔓延到全身,明明被碰觸的是那裡,但樹幹抵著的屁股卻傳來陣陣麻癢的感覺,像是有很多隻螞蟻在屁股上爬動,電流從腰椎竄流到背部、脖子,讓大腦下達了夾緊好止癢的命令。
 
「怎麼、屁股這麼快就癢了?」沒有漏看東坡雖然想夾緊屁股,但實際看來卻像是在磨樹幹的動作,男人的低沉的輕笑聲中充滿著濃濃的慾望。
 
「沒有、我不啊啊!」男人用膝蓋抵著被撩撥到有些反應的東坡莖,左右擺動、擠壓,刺激著東坡的殘存的理智,「不嗚~嗯嗯~」
 
半瞇著雙眼喘氣、呻吟,東坡幾乎全身癱軟的靠在樹幹上,若不是男人抓著他的雙手,又壓著他的下半身,說不定他已經坐在溼答答的草地上了。
 
雨依舊持續的下著,原本被用來遮擋雨水的兩把傘,被使用者棄置在樹林的草叢中,每隔三分鐘提醒一次的手機鈴聲,早在激烈碰撞中被忽略,而早8的上課鐘聲,也在毫無理智的失控中結束。
 
出席率因為突然變大的雨勢而降到只剩50%。
 
"嘩啦!嘩啦!"雨聲掩飾著樹林裡的激情,從茂密枝葉中滑落的雨水,滴落在兩具緊密相連的肉體上,明明處在濕冷的環境中,身體卻像泡在溫泉裡,毛孔舒張著放出體內過多的熱,在遇到冷空氣後凝結,讓身體周圍好似覆蓋了一層薄霧。
 
彎著腰用雙手抱住粗壯的樹幹,伴隨著身後的撞擊,東坡肉不斷被樹皮摩擦,讓原本細嫩白皙的胸口,充滿了一道道紅色的刮痕,尤其是早先被大力拉扯、啃咬的東坡粒,已經到了腫脹發疼的地步,但即使如此,也無法減弱從東坡穴傳來的快感與性奮。
 
已經完全鬆軟的東坡穴,正吞吐著男人壯觀的棒棒(好棒棒,不吞嗎?),用力的擠開內壁頂到最深處,往東坡點上快速磨個一二三四五六下,再慢慢抽出感受著內壁為了挽留棒棒的吸咬,一吸一放的熱情,讓棒棒不由自主地分泌出更多的體液,伴隨著下一次的頂入被擠出東坡穴外,發出有別於雨聲的"噗哧、噗哧"。
 
「啊啊、啊~」承受著、享受著,東坡被填滿得無法思考,只能順應著最原始的生理反應,發出甜膩、誘人的呻吟。
 
「嗯~別夾的這麼緊,你也想我插得更深更快吧?」雙手緊握著東坡腰,男人低下頭啃咬著東坡頸,順勢刷新棒棒插進的深度,讓東坡發出哭泣般的低鳴,並將男人的棒棒夾得更緊了些。
 
「真不聽話呢,看來要好好的懲罰你才行。」
 
「啊!不要!不要再捏了,會壞掉、會壞掉的!」緊縮著身體,東坡顫抖著想要逃離那雙帶給他快感與痛苦的手,卻忘了自己正被男人的棒棒釘在樹幹上,根本無法躲過。
 
男人無情地將指甲戳進又熱又硬的東坡粒中,享受著棒棒被不斷夾緊的快感,直到耳邊傳來的掙扎哭喊變弱後,男人才放過了兩顆東波粒,轉而將東坡的身體拉直站好,一手橫過胸口攬著,一手往下握住早先已經貢獻過肥料給樹幹,現在又再度挺立的東波莖。
 
「來玩個小比賽如何?要是你比我早射了,我就把你綁在這棵樹上,等上完課了,再回來繼續幹你,好不好?」
 
「不要、求你別這啊!嗯~啊啊!」
 
伴隨著男人下流的話語,東坡穴裡的棒棒重新啟動,藉著東坡的體重,插的比剛才更狠也更快了,不斷被撞擊的東坡點像是被磨破般,除了帶來滅頂的快感外,還伴隨著刺痛,讓東坡既舒服又驚恐,身體也變得更加緊繃、敏感。
 
握住東波莖的手掌仿照著棒棒抽插的頻率,每當頂到最深處時,便會用掌心的肉狠狠擠壓著蘑菇頂,讓東坡同時承受著前後的刺激。
 
「讓你雙腿張的開開的,吊在樹上等我如何?嗯~為了不讓你的小淫穴太寂寞,待會就找根和我一樣又粗又長的樹枝塞著吧?你說好不好?」
 
「啊啊、啊~不!不啊啊啊──!」
 
在抵達臨界點時,東坡的視野裡一片空白,大腦停止思考,肺臟停止呼吸,甚至連心跳都被凍結了,他就像是被人從大海中撈起的魚,在經過劇烈的掙扎後,逐漸邁向死亡,只剩下尾巴仍然時不時的抽動著。
 
東坡覺得自己就要死了。
 
系統提示:東坡重啟ing

 
「東坡?喂!小東坡!你在這發什麼呆啊?」
 
背後被人拍了一掌,讓東坡瞬間回神,轉頭看著站在面前的同學。
 
「呃、我好睏。」眨眨眼,東坡打了個哈欠。
 
「再睏也不能站在這睡吧?快點,要上課了!」
 
「等等!我拍張照就好。」制止對方抓了他就想跑的動作,東坡連忙從口袋中掏出手機,對著某棵樹的粗壯樹幹,"喀擦!"。
 
「你沒事拍樹幹嗎?上面有松鼠還是獨角仙嗎?」抓過手機一看,啥都沒有啊,就只是一棵樹的樹幹而已。(要是真的拍到什麼不太對的東西,你要怎麼辦啊親?)
 
「當作紀念,之後還可以拿出來反芻(反撸)。(*>///<)ノ)★」東坡滿意的將樹幹照片存檔。
 
「有病啊你?」
 
「走啦走啦~快上課了!」
 
「我……」
 
"叮咚~噹咚~!"
 
「乾!鐘響了啦!快跑快跑快跑!!(((゚Д゚)))」半秒收起會產生風阻的雨傘,同學抓著東坡火速往大樓衝。
 
「快快快!要是沒點到就虧大了!」邊跑邊把雨傘收起,東坡這時也顧不上有點蠢蠢欲硬的東坡莖(剛歪歪完嘛~沒有直挺挺的已經很厲害了!),邁大步的跨著。
 
"啪哧、啪哧"好幾雙鞋底重重踩過水灘,伴隨著還未響完的上課鐘聲,每個飛奔而過的學生都在為了出席率的上升而努力,讓原本只有雨聲的樹林頓時變得吵雜,直到鐘聲結束,才再度回歸寧靜。
 
隱隱約約的點名聲,自大樓中傳出。
 
肖東坡?
 
有!
 
好樹幹,不上嗎?(*´σЗ`)σ~♥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