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凡之中不平凡
關於部落格
  • 3791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論308家實驗室的須知

打開實驗室的木門,我將穿脫方便的勃肯拖左右一踢,踩上地板鋪著的藍色黏髒東西墊,雖然這東西的黏力大概只能維持個三天就會失效,畢竟大家進進出出的,除了灰塵外還有襪子上的毛跟腳底上的屑,不過反正一進門就會遇到這東西,不踩白不踩囉~
 
由上述可知,進我家實驗室是要脫鞋的。
 
「欸?我的拖鞋呢?誰有看到我的拖鞋嗎?」順手要將鞋架上的拖鞋抽出往地上丟時,我突然發現貼有"308"名牌的鞋架空空如也。
 
「我穿的是自己的!」瓜瓜連忙澄清。
 
「學長我剛進來就沒看見你的拖鞋了!我腳上的是地瓜學長的!」小天一直以穿別人尤其是地瓜學長的拖鞋為每日必做的事,叫他去買一雙自己的拖鞋還會吵著說別人的拖鞋穿了就是爽,不過在他對著307發誓說絕不會穿我的拖鞋後,我也就隨他去禍害別人了。
 
「喔,那我自己找找。」低下頭,我開始在桌子的底下、架子的縫隙中尋找我的拖鞋,一旦實驗室的男性比女性多出一半後,整齊乾淨什麼的都是夢。
 
翻過一輪可疑地點,我最後在距離鞋架兩公尺外的椅子底下,找到了我印有小羊圖案的拖鞋。
 
把雙腳往拖鞋上一套,我啪搭啪搭的開始準備今天的實驗。
 
路過一排桌子時,看見瓜瓜直挺挺的站著,雙手放在桌子上,雖然臉面對著前方的置物架,但卻面無表情。
 
看著這樣的瓜瓜,我側身越過他,將待會需要的器材一一搬到桌子上,大約十分鐘過後,我再度往瓜瓜的位置看去,他依然保持著十分鐘前的姿勢,甚至看起來更癡呆了,像中邪或是睜著眼睛睡著那樣。
 
「瓜瓜,實驗還順利嗎?」身為一個好學長,就要適時的關心一下學弟妹的狀況。
 
「喔、還好,就是有些結果有點怪,我正在想要不要多做幾次重複。」
 
「那你繼續思考吧,不吵你了~有需要再說出來討論。」
 
「好,謝謝學長!」
 
關心結束,瓜瓜再度進入挺屍不!是思考狀態。
 
由此可知,當你在實驗室裡看見某些像是人柱的東西時,請不要覺得有什麼奇怪的地方,人柱沒有病,他只是在思考而已,像瓜瓜這樣會站在固定位置思考的,已經算很正常的了,我之前還看過油嘴在走廊上走沒幾步,突然停下進入挺屍狀態的詭異行為。
 
當時還真想在油嘴身上掛個牌子:"挺屍中,請勿驚慌拍打,可餵食"。
 
「308學長~早安!」阿文抓著背包出現在門口。
 
現在時間,看著跑的有點喘的阿文,我抬頭看了下時鐘,中午十一點整,這小子又遲到了,實驗室規定是十點要到啊!雖然我也很常遲到啦~但老子是學長有特權咩!
 
「學長~"鄰居"今天有進來了嗎?」阿文動作俐落地丟下背包、外套,竄到我身邊小聲詢問。
 
「沒。」
 
「呼~幸好,我上次遲到正好被他抓到,要是這次又被抓到就要被念爆了。」
 
「那你就早點來啊!」
 
「晚上熬夜打電動起不來嘛~」
 
「去去、不要卡在這邊礙事。」
 
「學長~要是哪天鄰居有來點名,你要記得幫我擋一下啊~我最呃(307:你本來想說什麼啊~呵呵)~最崇拜學長了!」
 
「好啦好啦~滾遠點你擋到我了!」
 
「是是是~小的這就滾~這就滾~」
 
呼~終於甩開無賴學弟一隻,話說每次鄰居來開門檢查出席率,我哪次沒有通知你們了啊!倒是你們這些死孩子,哪天可以通知一下我鄰居沒來,讓學長我多睡個一小時啊!
 
咳咳、我冷靜!
 
鄰居,指的是老師,因為他的辦公室就在我們實驗室的旁邊,中間只隔一道牆,要是說話大聲點估計都能聽到,不過大家嚴重懷疑鄰居在實驗室加裝了竊聽器或是監視器,因為很多時候他都會知道一些,照理說不會知道的事,呃、扯遠了~
 
通常如果鄰居有來實驗室,而實驗室的人員沒有全部到齊時,大家就會開始"摳人"。
 
A:「快起床了!鄰居剛才有進實驗室,你還不快進來打卡!」
 
B:「我馬上去!」
 
幾分鐘過後。
 
B:「來了、來了!」
 
A:「快去裝個水路過門口打卡!」
 
B:「杯子借我!」
 
啪搭啪搭的路過鄰居敞開的辦公室門口,繼續路過實驗室,裝完水後折返,在路過實驗室時稍微加大音量的哈拉兩句給鄰居聽,最後返回學生辦公室。
 
B:「呼~打完卡!」
 
總之,大概就是這樣的事,三不五時的,尤其在鄰居查勤較兇的寒暑假,因為沒課所以大家理論上都要在實驗室裡時,常常會上演這樣的鬧劇。
 
花了點時間將系統架設好,我抓了一個拖車走出實驗室,打算去動物房帶幾籠老鼠下來。原本五隻都放一籠的話,我就只需要手捧不需要用到推車,但最近跟動物中心買來的老鼠不知是發情還是中邪,每隻都兇猛的要死,打架互咬到掉毛還出現傷口,逼得我只能給它們獨立式套房,導致現在搬運老鼠都要靠推車才行。
 
喀拉喀拉~推車的輪子有點卡。
 
「喔~308學長!去樓上拿老鼠啊?」在走廊上巧遇隔壁實驗室的學弟。
 
「對啊!」
 
「學長你們家有多的老鼠嗎?最近動物中心鬧鼠荒,現在上去訂老鼠只能訂到一個月後的,我都快哭了!」學弟眼汪汪的看著我,別嘟嘴啊喂!你也不想想你一個小胖子嘟嘴半點都不可愛好唄!
 
「我這裡沒有多的耶,不然你問問其他家?」
 
「都問過了,大家都鼠荒,你看這是不是很奇怪,明明畢業季都過了,照理說不會有人需要用大量的老鼠衝畢業數據,結果還是鼠荒,到底老鼠都去哪了啊!?」
 
「天知道,不然你試試跟其他廠商訂?」
 
「唉~好吧!我去問問,謝了學長~」
 
揮別學弟,我將自家鼠籠從飼育箱中搬出,一籠、兩籠、三籠、四籠,嗯~小黑乖~308帶你做實驗去喔~不痛不痛的,麻醉一下就什麼都不痛了~
 
鼠荒這東西,至今仍然無解,唯有提早預訂才是王道啊!
 
做實驗的時間過得很快,轉眼間已經下午一點了,算算也差不多該有人從門口冒出來了?
 
「308學長,我們要去外面買午餐,你想吃什麼?」小天抓著機車鑰匙,從門外探進頭來。
 
「吃哪家?」
 
「還沒決定耶~學長你想吃哪家?」
 
「隨便幫我帶碗乾麵好了!謝啦~」
 
「好喔!」
 
接著,我繼續埋頭做實驗,直到一個多小時後,時間走到下午兩點半。
 
「學長,午餐放你桌上喔~六十塊給瓜瓜。」
 
「好~謝啦!」
 
繼續把現階段的實驗做完。
 
下午三點,我將檯子上的老鼠放回籠子中,吐出一口氣,將手套脫了,到一旁的水槽用洗手乳沖洗,來去辦公室吃遲到很久的"午餐"。
 
「學長你這時間才吃午餐啊?」嗨咖學妹驚訝的問。
 
「想說實驗做完了再吃嘛~」捧著已經變溫甚至有點涼的乾麵,其實要微波加熱也可以,但我懶得在走去實驗室了。
 
「你這樣吃飯時間不正常對胃不好啦!」
 
「說要減肥所以不吃午餐的傢伙沒資格說我。」
 
「至少我飲食規律!不像你有時準時吃;有時三點才吃;有時甚至沒吃!」
 
「沒差,我習慣了。」
 
「哼哼~307學長要是知道,肯定會親自送便當過來給你的!」嗨咖幸災樂禍的奸笑。
 
「妳少多嘴,我最近在趕實驗,妳要是把那尊大魔王叫來,我就把妳細胞培養皿的蓋!子!打!開!」不爽她那看戲樣,我丟出了對嗨咖來說最殘酷最冷血無情的警告。
 
「不~!學長,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的孩子!」瞬間變臉,嗨咖進入瓊瑤戲中。
 
「哼哼~讓妳認清誰才是妳學長!」
 
「我錯了!求求你放過我的孩子吧!你要我做什麼我都願意!!只要你放過我的孩子~孩子是無辜的啊!」
 
吃完午餐,鎮壓完學妹,繼續開工!
 
老鼠實驗告一段落後,我接著做其他實驗,因為趕進度的關係,最近每天都有近兩個實驗要做,實在是很累啊,但為了能在二年級結束前,有足夠的數據寫paper,只好跟他拚了!
 
「待會有人要用"嘛哥"嗎?沒人的話我要關囉~」是地瓜學長的聲音。
 
「我要用!學長,嘛哥今天心情好嗎?」
 
「還可以,雖然剛開始雜訊一度過高,但跟他"說過話"後,現在已經沒事了。」
 
「謝啦!我待會過去用。」
 
嘛哥,實驗室某台重要儀器的暱稱,因為英文的開頭音是"嘛",所以大家尊稱他一聲"嘛哥"。
 
「啊!308學長、地瓜學長,你們下周哪時要用系統啊?我們正在排班。」小天抓著一張小白板,按照實驗室的資歷大小開始詢問。
 
因為大家的實驗都要用到系統,所以每周我們都會把個人的使用時間標在白板上,避免到要用時才發生互相衝突的問題。
 
「我大概是週四早上吧!」推算了下老鼠的狀態,我說。
 
「那我就周一早上好了。」地瓜學長十分善良的選擇了大家不常做實驗的周一。
 
「好喔!謝謝兩位學長~我去問問其他人。」將我跟地瓜學長的時間標上小白板,小天揮揮手離開。
 
「308今天要做很晚嗎?」地瓜學長問。
 
「還好,大概晚上八點吧!」
 
「喔~那還挺早的,我記得小天今天要做實驗,結果拖到現在還沒開始,他大概打算做到天亮去了。」
 
「小天今天自己做嗎?還是有找誰"合體"?」
 
「油嘴似乎要跟他一起值大夜班。」
 
「看日出啊~真是每個進實驗室的人都會經歷的過程,想去年我也常常在職大夜班。」遙想當年~真是往日不堪回首啊!
 
「也不一定啊,如果是學妹就會盡量避免讓他值大夜,學長跟學弟都是很善良的,會讓學妹在白天時使用系統,天黑就可以回家休息。」
 
「唉~男性生物沒價值。」
 
「你家小黑鼠也是男性生物喔~」地瓜學長笑著提醒。
 
「好吧!我錯了,是男人沒價值,公的小黑鼠是我生命中的瑰寶啊!」讚美小黑鼠!
 
喀拉喀拉~
 
「喔~鄰居走了?」聽見門外傳來的鑰匙碰撞聲,地瓜學長露出驚喜的表情。
 
「我看看~走了,亮紅燈了,今天待的還挺晚的,都四點了。」走到實驗室門口偷看了眼隔壁門的上方,警報啟動的紅燈亮起,代表鄰居將辦公室的門確實鎖上了。
 
「那我也要回去啦~實驗加油啊!」迅速將東西丟進包裡,地瓜學長追著鄰居的腳印奔向自由。
 
看著飛也似的衝出實驗室的地瓜學長,我面無表情三秒鐘,繼續轉頭做自己的實驗。
 
「欸?308學長,地瓜學長呢?」油嘴問。
 
「走啦~」
 
「這麼快!?我也不過去上個廁所回來而已,那好吧~我再找他,對了學長~你今天會留很晚嗎?要不要一起吃晚餐啊?」預計大概應該很有可能會待到天亮的油嘴,試圖再多抓一個人一起看日出。
 
「不要,做完實驗我再回家吃。」
 
「厚~學長,一起吃晚餐啦~你多久沒跟我們一起吃了?」油嘴眨眨眼,我當沒看見。
 
「不要。」
 
「學長你自從有了307學長,就不要我們了~好過分~」
 
「對啦對啦~我要回家跟307吃飯,你們這些擋路的都死開!」專注的量著手上的數據,我隨口敷衍著油嘴。
 
「聽到你這麼說我很開心。」一雙手突然從背後摟住我的腰。
 
「嚇!你怎麼在這裡!!?」我轉頭對上臉上滿是笑意的307。
 
這不科學啊!我明明警告過這傢伙最近不准來實驗室的,難道嗨咖無視於我的警告跟307告密了!?嗨咖我咒你的孩子汙染到天邊!
 
「別隨便詛咒學弟妹,501找我去文學院,想說既然路過了就上來看看你。」
 
「501找你幹嗎?」
 
「說是人社系今年的迎新宿營打算跟電機系一起合辦,一邊女生多,一邊男生多,正好可以一邊迎新一邊聯誼,找我過去幫忙出點意見,順便幫她壓壓場子。」
 
「壓場子?她一個人足夠底上千軍萬馬了好唄!」我翻了個白眼,看307暫時沒有要放開我的樣子,乾脆往後靠在他身上,手上繼續量測的動作。
 
「在外人面前,丫頭還是很有形象的。」307一手摟著我,一手摸向我的後頸,力道適中的按摩著有些僵硬的肌肉。
 
「好唄~你先幫我捏個五分鐘再過去。」舒爽啊!我的脖子都僵硬到快斷了!
 
「等晚上,我再幫你按摩全身,如何?」貼在我的耳邊說話,307你的按摩全身究竟是字面上的意思呢,還是有引申涵義?
 
「哼哼~再說。」
 
五分鐘過去的很快,307跟我都有些戀戀不捨,我戀的單純就他那隻按摩的手,至於307不捨的是不是我最近有些發福,導致摸起來手感很好的小肚肉,我就不清楚了。
 
阻止了307的吻別,我揮揮手將人驅離實驗室,過了幾秒鐘後,剛才瞬間消失的油嘴再度出現。
 
「308學長,請問您有沒有什麼地方需要小的幫忙的?請學長完全不需要客氣,學長的實驗就是學弟的實驗,請交代我一些雜事吧!求求泥~~」半抱著門框,油嘴對我伸出了傳說中的爾康手。
 
「……」307,你對我家學弟做了什麼啊?
 
「學長學長~307學長真的不是我找來的,求求你相信我!不要傷害我的孩子,我真的是無辜的~學長!學長~你相信我,你相信我好不好?我真的沒有背叛你啊學長~我的孩子~我苦命的孩子啊啊啊~」嗨咖學妹哭倒在門邊。
 
「學長!學長你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?請不要客氣儘管使喚我吧!反正我今天跟油嘴是注定要合體到天亮去了,我們決定晚餐吃完再開始做,所以現在很閒很閒很閒的喔~」小天燦笑著站在門口。
 
我覺得自己大概眼神死了,實驗室的門真不容易啊,一左一右一中間的,看起來超擠!
 
「你們別來吵我就好,讓我專心點,說不定七點以前就能結束。」
 
「是!學長!」
 
啪搭啪搭~一陣凌亂的腳步聲,三隻不知受了什麼刺激的孩子,終於放過了搖搖欲墜的門。
 
唉~就是這樣,我才不喜歡307來實驗室,每次當我覺得自己在實驗室有點點威嚴時,他一來就能把我那小小一點的威壓對比到幾乎不存於世,實在太傷人自尊了。
 
看了眼時鐘,現在時間下午四點,在腦中盤算著後續要做的事,嗯~要是一切順利,應該可以在晚上七點前搞定。
 
呼~加緊做吧!至少晚餐能比午餐規律一點也好。
 
雖然到後面似乎有些偏題了?但以上就是實驗室會出現的一些小日常,如果統整成注意事項,那大概如下:
 
1.          進實驗室要脫鞋,踩過黏髒墊,更換自己的室內拖鞋。
2.          在實驗室周遭區域遇到站著不動的人柱時,不用大驚小怪,那是思考人生的標準姿勢。
3.          實驗室小夥伴之間需要互相照顧,尤其是鄰居出沒的相關資訊必須共享,若錯過了打卡機會,要想辦法立即補救,否則後果自負。
4.          在實驗室說話要輕聲細語,不然偷罵鄰居的話,最後都會被鄰居用未知方法聽到。
5.          進行動物實驗的親,要隨時注意老鼠的庫存量,提早預訂、提早安心,尤其在畢業季時期,最好預定至少兩到三批的老鼠,避免到時沒有老鼠可用,老鼠若有打架的行為,請盡早分籠避免你心中的瑰寶死傷。
6.          實驗室通常沒有固定的午餐時間,基本上十一點到下午三點都是可能的用餐時間。
7.          對於做細胞實驗的親,細胞的存活就是他生存的意義。
8.          實驗室的儀器需要用愛關照,取個暱稱、放包椰香口味的乖乖有助於培養感情。
9.          凡是新生,必有熬夜做實驗看日出的機會,不用急.早晚都會輪到的,學妹可能可以例外。
10.      專心做實驗者得永生!打擾308做實驗的,307會代替月亮懲罰你!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